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地址:浙江省杭州市西湖文化广场
   32号5楼
财务:0571-87243271
办公室:0571-87243269
发行销售中心:0571-87243270
       0571-87243079
编辑室:0571-87227801
出版科:0571-87240395
总编办:0571-87240396
 
本社新闻
 
 
 
爱玉更爱玉文化
时间:2012年03月01日 来源:西泠印社出版社

    中国艺术发展史包括中国文物史在一定意义上就是收藏家的历史,收藏家倾尽自己的腰包为国家留

下了一笔笔财富,如今博物馆的很多东西都是收藏家留下来的,民间收藏家为国家的文物保护事业作出

了很大贡献,给后人留下宝贵财富。这些收藏家的故事也颇耐人寻味。

    玉器是时间老人的见证者——它超过并伴随中华文明,它见证华夏民族演进、发展历程,著名社会

学家、人类学家费孝通如此定论。古人云,乱世藏金,盛世藏玉,中国传统文化认为收藏玉器是比金银

钱财更有意义。文化界自古便是古玩收藏的大户,很多人对玉器更是偏爱有加。

    因文化而无价

    温润华美,细腻通透,古往今来,人们对于玉赋予了无数美好的寓意。金银有价玉无价,对于藏家

来说,玉的外在价值固然珍贵,但玉所承载的文化精髓才是其无价的根本。

    东汉许慎在《说文解字》中给玉的定义为“石之美者”,释玉有仁、义、智、勇、洁等五德,玉石

之中尽显做人之德行,这也是接力出版社总编辑白冰喜欢玉的原因,他认为“玉石是一种精灵,里面蕴

涵着很多东西,每一块玉都有自己的故事。藏玉的同时也会不自觉地用玉德来约束自己。”

    玩儿玉也是对中国古代文化的一种趣味学习,每拿到一块玉,白冰都要翻阅很多的资料学习研究,

玉器中折射出当时的雕刻工艺、风土人情、历史文化等都有待他去探索发现。

    和白冰一样,古玉鉴藏家、中国古玉器研究会会长侯彦成认为,一件流传几千年的玉器里面承载的

是深刻的文化内涵、精神内涵和宗教内涵,“古玉玩的是文化,新玉玩的是材质。”他对当下“唯和田

玉者上,唯白玉为美”表示不赞同。

    “人们常说‘收藏鉴赏’,这四个字的排序是很有道理的,对于收藏来说,收集是最低层次,藏宝

也好,鉴真伪也好,只有赏才是最高境界。”北京出版集团公司品牌传播人“片儿白”——白明道出了

收藏的应有之义。

    收藏轶事多

    “收藏就像年轻女人怀孕,既怕人家知道,又怕人家不知道。”这是西泠印社集团公司董事、西泠

印社出版社社长江吟关于收藏一个非常有意思的比喻。

    江吟也喜欢收藏玉石,尤其喜欢收藏四大印石。由于略懂玉石,他出差、旅游时会去市场上、地摊

上淘石,甚至到山上捡宝贝。有的当初几百块钱买的,现在已经值几十万元了。他最珍爱的石头,是一

款可做印章的巴林鸡血石,斑斑血迹点缀于松枝状墨迹之间,四面皆像黄宾虹老人家的画作。另一方,

则是小巧通透,“润得不像话”的田黄石。

    贾平凹爱玉,据说他有一件能够散发香味的金香玉,文学界流传着他“分香散玉”的轶事。有一

天,他和5位朋友吃饭,席间谈起玉,贾平凹便拿出金香玉给朋友欣赏,无奈朋友不慎将玉器摔碎,却

正好碎成六瓣,贾平凹登时惊愕,只道是玉有玉缘,便将碎玉分给朋友每人一块,并提笔写下“分香散

玉”四字并撰文记述,此后这件事便成为奇谈。

    白冰曾经送给朋友一件玉器,如今随着玉器市场的火热这块玉已经价值不菲,朋友问他要不要再拿

回去,白冰摆摆手,“就是天价我也不会再要回来。”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玩儿玉最大的乐趣就是朋友们在一起,切磋把玩,斗玉解玉。“我们新闻出版圈子里也有自己

的‘组织’,周末经常聚会斗玉,你拿一件,我拿一件,既是开眼学习的过程,也是结识朋友的过

程。”白冰说。

    “收藏不一定非要拥有,世界上的宝物众多,不可能都收入囊中,重要的是感受文化气息。”故宫

博物院副院长、紫禁城出版社社长王亚民和侯彦成对于收藏态度不约而同。“在万物之中你能喜欢玉已

经是一种缘分,就算是去博物馆隔着玻璃看到玉已觉足够,如果能够抚摸感受一下便已经胜似拥有,关

键是要懂得。”侯彦成说起这番话来颇有感慨。

    在工作之余能够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是人生一大乐事,王亚民认为,有时候一个出版社出书的特色,

某种意义上代表了领导者的爱好。在河北人民出版社的时候,他组织出版了草书和行书大字典,多个画

家作品集和其他艺术收藏类图书,也填补了当时此类图书的一个空白。

    只收不卖是真爱

    “从来不考虑经济价值,只会买不会卖,是好是坏,除了送人没有卖过一件东西。”白冰的这句话

道出了很多真正收藏者的心态。藏品不做投资,不以经济价值来衡量也是侯彦成、白明等人对于收藏的

态度。

    “藏家最后的结局,一是把藏品捐给国家或者其他机构,供国家收藏研究或自建博物馆展示,第二

个便是卖掉,但真正的藏家是只会收不会卖的。”侯彦成说。

    江吟感叹,自己50岁了,人生还剩下几十年,所有收藏的东西将来都是国家的,自己只是一个临时

的保管员。收藏了几万件瓷片的白明说:“我卖血都可以,但从来不卖瓷片儿,这陶瓷‘基因库’是留

给国家的。”

    中国艺术发展是包括中国文物史在一定意义上就是收藏家的历史,收藏家倾尽自己的腰包为国家留

下了一笔笔财富,如今博物馆的很多东西都是收藏家留下来的。王亚民认为民间收藏家为国家的文物保

护事业作出了很大贡献,也给后人留下宝贵财富。

    古时玉器多为皇家使用或庋藏,如今很多精品散落在民间,人生在世几十年而已,而玉器则可永恒

留存。

 
 
 
 

页面版权所有:西泠印社出版社有限公司
地址:浙江省杭州市西湖文化广场32号 联系电话:0571-87243269
许可证号 浙ICP备08101258号 邮编:310014